42

最后当克柯里亚的琴声登场时,
我一定会回想起二十岁的御手洗骑着破烂摩托车在夜晚的荒川河堤上狂飙时的情景。
他那英姿飒爽的形象,
就像一位跨乘铁骑,来自异邦的骑士。

見てろやクソデク!

愛のように弱い

*真实题文无关

*我流ooc短打小甜饼

*一发完

不推荐食用BGM:僕と月の話

和御手洗正式交往的第二周,我才突然想起那件事情。彼时,我一只手泡在碗池里,一只手和御手洗争夺着茶杯——我说茶喝完了就应该拿来洗,御手洗却想再去泡一杯。但是,这样一来只是给我的家务活徒增负担,明天如是没有喝茶的器具用,不知道从他嘴里又会吐出什么样的话来。

御手洗紧盯着我的脸,我把坚毅的眼神展现给他看,好让他想起我不是一个干事拖拉的人。

好在过了没一会他就退让了。他把杯子拿开,并妥协地说道:“我自己洗。”

 
如果他在洗碗碟这件事上也能这么积极,因为想要多吃一点,所以说“我自己洗”的话,我不知道...

86400秒

*59027

*火箭筒私设

*他们属于彼此,欧欧西属于我

送给 @瑾衣夜行

上一秒,狱寺的手还维持着为沢田打领结的姿势,下一秒就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首领年轻了十岁的稚嫩脸庞出现在他上方。

“狱寺……君?”纲吉惊慌地望着他。狱寺的视线从他的脸移到蓝波高举的十年火箭筒上,了然一笑。

“早上好,十代目。”

*

“蓝波,”纲吉的声音哆嗦起来,“火箭筒是出故障了吗?”

“蓝波大人什么都不知道!”

五分钟已经过去了,看起来已经是个成年人的狱寺君却依然坐在床沿。经过纲吉的允许后,他翻看纲吉的作业以打发时间。

“怎么会不知道呢!”纲吉更急了,“狱寺君可是在生病中就到了那边去啊!这个火箭...

风向仪/二.

爆豪胜己站在门牌旁,等着绿谷从屋里出来。

他耳朵好使,隐隐约约捕捉到光己的声音。

“那孩子,搞不好要带他去看看医生呢,”她担忧地冲引子抱怨道,“最近话又说的很少,吃的也不多,还总做噩梦。”

“哎呀,那可真是……”

他听见脚步声从院子里传出来,于是转过头去。绿谷把手背在身后,探出头来望着他。爆豪胜己闭着眼也知道他拿着的是欧鲁麦特的新手办。

他还知道六个月以后附近的商店又会推出一款新手办,为了抢到最后一个,他又一次和绿谷出久起了争执,让柜台桌角在那张布满雀斑的小脸上留下了一道细小的伤痕。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抬头看了绿谷一眼。柔和的日光破出清晨的云层,纱一般笼在绿谷那张写满渴望和谨慎的小...

风向仪/一.

在那个蝉鸣聒噪、闷热不堪的夏夜,爆豪胜己终于承认了自己早已死去的事实。

光己揉着眼从卧室里走出来,“胜己!?”她一边喊着,一边推开相邻房间的门。爆豪瘫坐在地板上,抬起头看着她,由于过度的嘶吼叫喊,他的嗓子正紧涩地发着痛。

“又做噩梦了吗?”光己走近她四岁的儿子,把他从地板上抱起来。爆豪不似寻常地安静,小手紧揪住光己的衣领,帘缝中漏进的月光从他的赤足上一闪而过。

他坐回了床上,瞪着床头的欧鲁麦特限量版模型。光己拧开夜灯,强忍着哈欠。“胜己想不想和妈妈说说,刚才做了什么梦呀?”她耐心地问道,爆豪转开头,钻进了被褥里,从被子里伸出一只胳膊,微微一挥。他的个性刚被发现,掌控困难,一点火星从掌中迸...

万皮王:

“他们甚至应该拥有星星,为什么不可以有灯”

啊庄庄:

都给我去点灯!我要看胜出结婚现场

格瓦拉:

点灯八月一日截止,来吧女孩,挂上你的vpn,打开你的小蓝鸟,为幼驯染劲爆刷推!发一条推文,你买不了吃亏,发一条推文,你买不了上当,发一条推文,给幼驯染一个橙绿色的京都天空!
他们都是高中生,要忙着去拯救世界,刷推的事让我们来!给💛全💚世💛界💚最💛好💚的💛幼💚驯💛染💚点💛灯💚

橘華月:

点灯教程。vpn和tag见评论。请转发扩散,有问题私我,麻烦大家了真的需要一起动起来!🙏🙏

砂糖椰汁:

Илья:

域民不以封疆之界

老相册:

从对面递过来鲜花的东德士兵

1989年,柏林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Silence Night

平安夜

Summary:十三岁的乔和十岁的达米安的平安夜。年龄互换。ooc属于我。

乔在后排座椅反复挪动着,手指在膝盖上不停弹动。他吸气又呼气,试图让内心变得平静下来,并且想出一个完美的可以安全度过一个平安夜的计划。

“你再发出任何噪音,我就把你从我的车子上扔下去。”达米安冷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你没权利这么做,”乔抗议道。拜托,一个如此冷酷无情的十岁小孩太不对劲了。“况且这里离我家还有好几十公里呢,你不能就这样把我丢下来!”

“潘尼沃斯——”达米安开始喊了,凭借对老管家多年的认识,乔有足够把握达米安不会成功。他灵机一动,妥协道:“好,在蝙蝠车上算你的地盘,我听你的。但到了我们家农场,你也...

A Peaceful Conversation

和平交流



summary:虽然有人前来找碴儿时,达米安动动指头就可以解决他们,但显然乔纳森从没打算袖手旁观。



“嘿!你们!”


余光瞥见那幅场景的瞬间,他立刻从球场上撤了下来,乔治里亚都没来得及接稳球——真抱歉,乔心里想——运动鞋就重重踏在了水泥地上,带起一小阵春季的扬尘。显然他的动作要比脑子转得更快。


“把你的手从他肩膀上拿走。”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来,不确定到底要不要和这几个高年级的爆发冲突,不过要是达米安被怎么样了,那这冲突恐怕非爆发不可。


达米安的绿眼睛从球场移到了他脸上。那个高年级的强装镇静,不过达米安很轻松地抖开了他的手。“我原以为你会来的更...

© 42 | Powered by LOFTER